周韶华新水墨高研班上了什么课

编辑:小豹子/2018-06-23 14:21

  授课导师:

  周韶华

  授课时间:

  2014年8月25日

  授课内容:

  重构中国画的艺术精神

  重读和再认知中国画的传统艺术精神,重构东方价值观,共筑中华复兴梦,重铸东方艺术的生命意识,呼唤民族大灵魂,向西方传播含弘光大的中国艺术精神,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文化使命,是“文以载道”的时代担当。但重构中国画的艺术精神绝不是用古典艺术精神代替当代艺术精神,而是借用经典元素滋润当代,借古是为开今,重在再创,再生新的艺术形态和新的艺术生命,这是时代的命题。

  我们更要在审美方式上,在感悟中国人文传统的基础上,应重新领略东方的宇宙观、天地之道,生命意识,人文精神及美学观对山水画体系进行全新的重释和重构,最终要转换为现代性的价值坐标上,创生当代的语言风格。这是理所当然的文化使命。

  我的艺术现场是与祖国的山川和无尽的宇宙神交、感应与对话,大美灵感既来源于5000年的文化灵根,更多的是来源于博览天地大观,以此来开辟我的山水画表现新领域的全新语言符号,以新的语言要素构筑我的艺术新生命。我诚望有更多的人来参与共同建构当代新语境。

  诚然,对多数人来说,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必须抱定回归本原的心志把主体文化建构和本体文化建构的同构关系,以确立自己的当代坐标。核心命题是根性链接,古今转换,中外融通和面向未来,力争使自己的意象水墨步入主流艺术,能代表中国艺术的主流倾向。共同参与重构中国画新的艺术精神,新的艺术生命。

  周韶华

  2014年8月26日、27日

  简论我的艺术观和方法论

  我的艺术观和方法论的核心内容是由文化史观和天地大观组成的。

  文化史观由儒道释文化融合而成。从艺术的视角看,庄子唱的是主角戏。他对艺术精神的自觉,对艺术精神的终极追问,超越于他人。他的“与天地并生,与万物为一”,“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思想,深流于中国艺术的主动脉。从宏观上来看,中国文化史的脉络是在解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秉持的态度与方法是“和”,是协调,是顺其自然,这样就“元亨利贞”,一切顺畅发展。

  什么是天地大观?视宇宙本体为艺术生命的本源,把宇宙空间的无限视为艺术空间的无限。“大象无形,大方无隅”,空间是无限的,时间是无始无终的。作为从事视觉空间艺术的中国画家,要把对于视觉空间的无限、对于思维想象的无限视为自己的特异功能。

  要解读文化史观,要践行天地大观,就必须先走进生活现场,同时也走进历史,把历史与现代连接起来,把古今中外贯通起来以选择自己要走的艺术道路。对于这一切的认知是在行程30万里,爬山涉水数十年中才得到了天地大观与文化史观的本义,悟到了天地大观和文化史观就是我找到了我的艺术生命线。在面对信息化的时代,中国画发展的基本问题要对形式系统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把眼光指向世界,指向新的发展空间。要不断突破形式规范的局限性,要打破模式化、定势化、单一化,要跻身于“核心创造国”。要不断挖掘艺术容量的增殖力,融合其他艺术的多种元素,以谋求自身永生的潜力。因此要整合资源,突破利益固化藩篱,对话现代文明。

  张谷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8月28日

  中国画的自律性发展

  中国画的发展问题一直是美术界关注的焦点。100年前,随着西方文化的传入,中国画的创作开始受到西方绘画的影响,而上个世纪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80年代李小山“中国画穷途末路”的言论更是激起了人们对中国画创作的新思考。我一直认为中国画的发展有它的自律性,它自始至终遵循着艺术发展的规律,不断地传承,不断地发展自己。我们可以把中国画比作一棵参天大树,它是由一株幼苗经过几千年的锤炼逐渐成长起来的。

  而在中国画创作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水墨写生,就是用笔墨直接地与自然交流,因此,掌握和运用中国画的笔墨是最基本、最主要的。如何掌握和驾驭笔墨的表现力,不仅要师古人,更要师造化。笔墨写生可以使所学到的传统笔墨技法,在对自然景物的生动表现中得到启示,从而使传统的笔墨技法灵活地转换成有个人面貌的意境表现和笔墨语言。

  洛齐(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8月29日、30日

  水墨构成原理

  图式,或者说符号,是一个艺术家的个人语言,是被外界所认知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在我的创作中,我通过绘画的书写,符号式的隐语来寄思自然、社会、家庭、个人,一切文字、图形、符号、标志、线条、色块等都是我创作的个体单位,无论它是古代的、现代的、西方的或东方的。

  在我看来,新水墨创作不可以沿袭西方的风格,这不是指形式,而是思想和发展道路上,要独立地开拓东方文化中与自然浑然一体的那种智慧,这样的艺术创作是依赖于艺术和历史背景知识的描述。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既保持了西方现代主义的视觉力量,又表达了传统东方的“诗意”,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魅力会让人无法抗拒。

  陈心懋(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2014年8月31日

  材料与媒介在新水墨创作中的运用

  材料和媒介在绘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也是绘画最基本的工具,比如对笔、墨、纸、砚的选择,对颜料的运用,都决定着画面的好坏。特别是在“新水墨”的创作中,虽然水墨选纸这些传统媒介的使用是必须的,但综合材料的运用甚至媒介革命、图式变革与视觉冲击力的增强方面,可以从一步步解构传统水墨技法相融合,以使水墨画能够适应新的审美需要。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

  在我的水墨实验中,实物与平面结合,墨迹与拼贴组接,一方面使用传统的笔墨材料,却介入现代人的精神生活;另一方面,引入了多种非传统、非绘画性的材料,却又保留了东方审美理念,从而以一种开放的姿态看待这些历史陈迹,并将它们融入当下生活的精神领域,从而沟通了物质与精神两个世界。

  从某种意义上说,解决将平面性绘画与综合材料相结合的问题,实际上是用具有中国特色的材料、符号来对传统文化及现实文化进行深刻反思,从而为我们面对水墨艺术既要保持传统又要承载现代精神意蕴的两难困局时提供了某些实验经验。

  章利国(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1日

  中国文化的历史特点及其美学、绘画表现

  从人与自然、宇宙的关系来看,中国文化是一种亲和性文化。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对以农为本、脚踏实地的古代中国人来说,大自然是生活中的朋友,是人的生存、生命的构成部分,它既非静观的对象,也非神秘的主宰,而是充满生机、生气、生命运动的,可以亲近、可以与之协调一致乃至合为一体的,从而使人生实现最高价值的依靠。

  从对人生幸福和社会价值的态度来看,中国文化是一种伦理性文化。生活于宗法制度社会的古代中国人,推崇通过善与美的统一“美善相乐”,导向内在意志的自制力和自省力,凭借道德伦理的内充,建构和完善伟大的人格心灵。

  从历史发展来看,中国文化又是一种融汇性文化,主要是儒道哲学思想还有佛教哲学互补互济,出世、入世的人生态度互补互济,阳刚阴柔、虚实周疏的审美追求也互补互济,呈现出一种融汇合一的“和”的状态。

  于振平(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2日、3日、4日

  西风东渐的给予

  就我而言,我很少关心“新水墨”及“当代水墨”的问题:创造了什么?解决了什么?应该怎样?而是凭借生活的感受去发现并选择那些存在的诸多因素,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用来架构出自己的画面,怎么过瘾怎么来。我一直试图从中西比较的角度切入,对西方现代绘画进行分析研究,主要在绘画语言的形式构成和材质构成方面进行研究。但却常常发现往往要的太多,以至于违背了先前的初衷,不断地返回与重构,不断地追寻那命定的真实自我的表达。

  我这两天讲课以水墨构成的实践训练为主,目的是借用西方现代绘画观念及语言系统来打破传统中国水墨画的规范,淡化传统画种界线,在媒材开发、形式构架、具象与抽象形式的转换,特别是关注当下现实生活上进行新的实践和探索,以使今后再回归到传统,重新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特质,探索水墨画的当代艺术表现的多种可能性奠定必要的基础。

  戴少龙(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5日

  从变体、重彩谈中国画的重建

  湖北是当代写意重彩画艺术发生、发展之重镇,通过陆续的展览,湖北重彩艺术家渐渐成长为独树一帜且具有浓重地域特色的群体,湖北地区写意重彩画作为一种地域艺术现象也获得了关注和认可,他们的创作实践以及作品带来的审美意义已经形成了重彩对绘画当代性的贡献。

  我认为当代中国画的首要问题是如何重建艺术家具有当代艺术的主体精神,又要使艺术家返回到母语的体系上重新思考自己的创作,寻找到中国当代艺术永不枯竭的生命力。一方面要回归到艺术的“本土”,另一方面要有“当代意识”。

  如何重建?首先要求真,对艺术的真和心的关照。其次要标新立异,大胆地把颜色与西方表现主义的抽象造型进行大胆地融合,最终形成富有个性的艺术语言。

  钟孺乾(中南民族大学教授)

  2014年9月6日

  水墨画的“迹象论”原理

  我的“迹象论”包括了形而上之道,也囊括了形而下之器。明清之际的大学者顾炎武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非器则道无所寓。”狭义的“象”即指形象、色象、意象;广义的“象”是目极万里,心游大荒,本乎天地之美,天地之大文,天地之至神,是收尽鸿蒙之外,亿万万笔墨痕迹的大象。一幅好画都是由一块元气团结而成的大象。“迹”是乾坤之理,自然之质,是山川质地之饰,是运用媒材性能质地所呈现的质感,是美与表现力的容器,它所能容纳的是山川之形神。所以说“非器则道无所寓”。无数的“迹”是个地地道道的容器载体,呈现出奇异无比的艺术魅力。所以迹与象的相互作用有时也是互换位置交替相生的。

  沈伟(胡北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6日

  笔法在绘画中的重要性

  水墨变革的意义在于新的艺术可以由西方艺术催化、从中国传统中派生。因为绝大多数新的水墨,本质上只是一种“派生”的艺术,它确实与水墨画有历史性的关联,但同时也必须承认,它所联系得更多的,是“西”,而不是“中”,其艺术立场、价值属性、评价方式,已与传统的中国文化气质迥异。但既然是水墨画,笔法是始终存在并且一直在影响画面的。

  在中国艺术里,用笔是毛笔的运用,不是拿的动作,而是留下的痕迹,就是怎么用毛笔留下属于你的痕迹。其实,对笔法的探索,未尝不是文明积累中最富于感念的篇章,其并非满足于记忆的恢复,而是试图进入艺术创造过程中的价值与意义的探询,并激励人们对于审美化创造人生的向往之心。

  王雪峰(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2014年9月7日

  美术馆中学会策展和思考

  在策展人成为一种职业的今天,“策展人”这一角色所带来的争议与困惑,已经成为当下国内艺术界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但不可否认,策展的理论与实践都是为了让社会更多地认同艺术的操作方式、游戏规则和价值观。美术馆中的策展,不仅关系当下更关系未来的文化建构。所以,策展要以一种事无巨细的心态来工作,大到如何让展览影响以后艺术发展的进程,如何进入美术史;小到如何把一幅画完美地挂在墙面上,都是策展人所要去解决的问题。

  一个艺术家学会了策展,那无疑拓展了艺术创作的视野,因为,在现在,展览和展览策划本身也已经成为了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展览是否有意义,关键是看它能否打造无愧于这个时代的卓越的精神产品。

  商勇(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7日

  新生代水墨

  我以正在策划的展览“意笔—70后水墨提名展”为例来讲中国的新生代水墨。70后已成当今画坛水墨写意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们都是来自学院系统的70后水墨精英,又都是供职于高等专业院校及官办画院的专业精英。他们在艺术创作上,精神上主张自由叛逆不息变动的大胆创新,又强调立足写生,理性建构造型秩序。近年来,“70后”的意笔画家已逐步走向成熟,他们是当年画坛上的蓬勃新锐,更是而今画坛的主流。因为信息量大的缘故,“70后”画家在画面的形式元素上大量吸收外来因子,比起前辈画家更提升了画面的视觉效果。此外,“85美术新潮”后,在求新求异美术理论的影响下,他们一进入创作便自觉地寻找自身和他人的“差异性”—“差异性”是信息泛滥读图时代的生存法则—因为赶上了精英教育的尾巴,他们均经过严格而系统的学院派教学体系的过滤,在层层淘汰的筛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学院派意笔水墨新军的主力。

  张强(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8日、9日、10日

  为什么必须出现新水墨

  我觉得艺术家的个人创作中,思想最重要,就好像一个艺术家经过早年的沉淀之后,他呈现的艺术就变成了一种文化,一种姿态,所以艺术旋即转化为一种文化身份。我觉得水墨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方面,就是他具有非常的独立的个人性和私密性。为什么必须出现新水墨?新水墨可以成为我们当代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一种呈现方式。而新水墨要建立自己的评判标准,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打破传统评判体系的束缚,找到一个共同的语言体系,这就是我们的水墨的生存及价值和意义之所在。

  对于我个人来讲,我选择了以书法为起点打破水墨的概念,从而构建中国水墨话语的新空间。水墨在当代艺术的发展中,风格学的描述理论被彻底地颠覆,后现代艺术对于审美非审美、艺术非艺术的理论超越以及 “被讨论语境的构建”,使得原有的艺术分类概念也被颠覆得支离破碎,所以,在此情况之下,再使用原有针对古典学科意义的概念,已经呈现出捉襟见肘的窘迫了。所以我希望把人类的经验还原到一种踪迹,因为中国的水墨、国画、书法,西方的油画同样要进入一个踪迹,用中国的学术和思想来提升相关的经验和背景。

  邓达平(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2014年9月11日

  新水墨艺术语言构建四大要素

  一是地域性。地域化和人的文化需求、地域人文环境的客观现实相适应。“国际化”将使文化单调问题突出。应具东方气派和思想修养。

  二是时代性。传统水墨发展已至很难逾越的高峰,“既不及,则反之”。历朝历代画家都有各自的时代感受。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只是绘画语言归类,不代表好坏。作品能表达作者发自内心的感觉感受,就必然具有时代性。

  三是原创性,即创新。艺术创新是艺术传统赖以延续的生命线,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需求,也是艺术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原创性的水墨艺术语言需要画家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还需要胆魄,超人的耐心,恒心,当然还有素养。独特性是艺术语言风格化的肇始。

  四,技术性,与一般性的绘画语言缺乏含金量的作品拉开距离。“技进乎道”。当“技”与“道”和谐结合,浑然一体时”,“技”便呈现完美状态。

  张浩(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2014年9月12日

  走进真正艺术的道路

  艺术不是教会的,只能启发和觉悟。这是我对艺术最直接的感悟。我的作品保存了中国传统水墨和书法的特性,而最初我的创作不是这种风格的,是一次顿悟决定了我现在的绘画风格。确切的说,我的艺术是在旅行中建立的,是在行走中不断地改变的,是精神铸就的。而所有发生的变化都是由内而外的。我一直认为,作品不在大小,材料不在轻重,要走进艺术就要远离浮躁的社会心态。进入艺术首先要建立内心世界,要有“境”上的追求,即精神需求。其次要启动视觉,倾听心灵的回声。我的观点是,唯一可以相信的是艺术。水墨不能更改的特性决定了艺术家在下笔前,需要完全的自信。在艺术创作上坚持真实、真诚、个性,那么,使用毛笔就是一种思维方式。